三个底特律工人眼里的UAW

来源:四川新闻 | 浏览量:30 次 | 发布时间:2018-12-04 15:58

布朗全家住在底特律市中心的一个社区。随着底特律失业率上升,人口急剧减少,很多社区都满目疮痍。不少屋主不要的房子(因为房价低于贷款价格,房主成为负资产)在冬天被流浪汉或者毒品贩子焚毁。

光是今年的圣诞节,一个小时之内就有六起纵火案,让整个底特律市中心像是刚刚经过一场战争洗礼一样。很多的社区周边根本没有超市和商店。生活补给常常需要到几英里之外购买。

不过布朗坚持住在底特律市中心。“我出生在这里。所以我一定不会搬走。”布朗对底特律周边新兴的白人中产社区,有着光鲜的百货商店和漂亮的街区,布朗却很是瞧不上。在他眼里那些城市特别没文化。

UAW作为全美汽车行业最大的工会,他所领导的汽车业工人们,正跟着美国汽车业一起痛苦。布朗只是他们中的一个。

两代克莱斯勒工人

62岁的托尼·布朗在克莱斯勒工作了30年,几年前退休。晚上九点多,记者拨通他电话的时候,他正在开出租车。同底特律市中心85%的人口一样,他也是一位美国黑人工人,口音里有着浓厚的黑人口音。

“这一次克莱斯勒进入破产管理,已经算是很有计划的了。“布朗先生经历过上一次克莱斯勒破产,当时底特律街头的惊恐气息,在他的人生中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迹。直到几年以后,随着克莱斯勒和其它汽车业巨头的慢慢好转,他们的生活才一点一点好转。

“这一次他们已经做得很好了。因为是第二次进破产保护,他们很有经验。“面对艰难环境,布朗开了一个小小的黑色幽默。在退休前布朗已经租了一部出租车来开,现在退休了,他索性把这份用来补贴家用的工作变成了正职工作。

布朗觉得辛苦工作了30多年,退休像是一个休假。现在他的痛苦是,他的儿子和侄子这一辈的汽车工人却都失业在家。“所以我现在有将近8个家人要照顾,包括我的母亲和我的孩子们。”这也许就是他晚上9点还在开出租车的一种动力。

布雷特·沃德是另一位克莱斯勒工人。跟老布朗不一样的是,他是三十多岁的白人高级技工。“克莱斯勒宣布进入破产管理时工人们都被吓傻了。”记者找到沃德时他正在整理家务。

前一天晚上,克莱斯勒UAW分会召集工人们开会,投票决定支持UAW工会跟克莱斯勒的新劳工合同。“否决”一项虽然印在票上却不可以选,工会领导人告诉沃德等人,否决意味着克莱斯勒宣布破产保护。

“而且工会领导人从来也不跟工人进行商量,很多东西都是直接定的。我们没有发布意见的渠道。UAW表面是一个民主体系,其实是很单向的沟通体系。”沃德抱怨说。

第二天,沃德去工厂后发现,克莱斯勒还是破产了,“工厂里的工人一片茫然。房贷还要付,孩子们还要上学,工人们都觉得未来的生活难以想象。”

现在沃德已经是下岗工人,他的失业救济金最多只能拿六个月,现在每个月拿到的失业救济相当于原来工资的九成。如果工厂六个月后被关闭,克莱斯勒就不会再向他发放特别补贴。据他所知,他所在的工厂是计划被关闭的。

在下岗之前,身为高级技术工人的沃德每小时薪酬是税前29美元(税后20美元左右)。以每年固定的2080小时工作计算,他一年可以拿回家4万美元。每个小时73美元工资是触摸不到的。因为有一部分是养老金和医保金,是拿不到手。

“我身上还背着房贷。所以还有一定的经济压力。”沃德说克莱斯勒其它工人,尤其是那些做办公室的高级白领的情况,自已一点不知道。

“我们(工会蓝领工人)跟他们几乎没有任何来往。之前少数几个呆在工厂里的白领,也早就被公司裁掉了。所以我对这些人的情况一点都不了解。”

幸运的是,沃德太太在社区学校当护理专业的副教授。因为全美国经济衰退,大批工人和白领重新回学校深造,教育产业反而成为最兴旺的产业,所以沃德太太的工作很稳定。“你也知道,现在因为美国人口老化,所以只有医疗行业最景气。”

如果想重回汽车行业,最有可能的就是沃德举家搬迁。因为克莱斯勒的工厂,可以会迁去OHIO这样更为美国中部的州,或者是密西西里这样的南部州。开车回密歇根州需要数十小时。

病入膏肓的UAW

迪安妮·芬丽是通用汽车旗下的AMERICAN AXLE工厂里的工人。虽然她已经69岁了。但依然是非常活跃的工会成员。就是这样的一个年近70的老人,对通用汽车和UAW工会的批评最深刻的。

迪安妮认为,所谓养尊处优的工会工人,是公司高管们故意向外部散布的一个假象。“在过去的三十年中,造一部好车从来都不是通用的目标。他们的目标只是在赚钱。如果一部皮卡车可以让通用汽车赚1万美元。为什么还要生产小型轿车呢? 所以他们肯定不会去研发燃油经济的轿车的。因为那个根本不是他们的目标。”

“你可以看到,在通用汽车的“重组计划”里,他们的主要做法就是搬更多的工厂到国外去。这就是他们重组计划的真正目的!UAW工会在过去也一直在用失败的策略作战,所以这也是他们节节败退的原因。”。

迪安妮强调,UAW工会僵化到把自己当成是一个劳资合同谈判的律师。他们一边守护工人们的那些利益。然后又不得不在公司 “破产“的威胁下不断放弃。其实他们的职责在于,如何创造更多的制造业工作机会,如何联合其它的工会,扩大工会的力量。

但是在几十年的权力集中以后,UAW工会反而成为一种“权力机构”,开始鄙视和排斥其它工会组织,成为唯我独尊的“贵族工会”。

UAW的工会成员也因此受到非工会成员的工人们的排斥和嫉妒,成为工人群体中的一个个“孤岛”。UAW工会现在已经成为一个独裁和官疗的机构。

“所有决策都是工会的主席等高管定的。他们商量以后将决定下发到各个分部,他们甚至不与各个分部(LOCAL)的主席进行商谈。”迪安妮揭露说,每一次与汽车业三巨头的薪资谈判,都是工会律师谈完,然后下放给工人们“投票”。而投票项上几乎也只有“同意”可选。

“当一个工会有高尔夫场,工会主席经常跟公司高管们打高尔夫,有高薪的和双份养老金的时候,这个工会在多大程度上,可以为工会成员们争取真正的利益呢?”迪安妮对此感到愤愤不平。

 

本文永久链接:http://www.nepabhon.com/k/z/22208.shtml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
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
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